高力士干女儿冒充太后,皇帝不敢治罪,

沈氏下落不明,就像狂风暴雨之下的一片浮萍,消失在无边的洪水里。

李适登基后,虽然母亲没有下落,但是仍然下旨封沈氏为皇太后,而且组织专门官员寻找母亲下落。

高力士干女儿冒充太后,皇帝不敢治罪,说句话让天下母亲流泪

寻找沈氏的官员被称为奉迎使。为了寻找失踪的母亲,成立一个专门机构,设置专门的职位,也就是皇帝能办到了。

奉迎使的工作很简单,就是找人。奉迎使的工作很艰巨,一旦沈氏找不到,就是失职。

奉迎使们不惜一切代价,全国各地撒网,寻找沈氏。

于是,真真假假的线索纷至沓来,但是都经不住推敲。皇帝定期追问进展,奉迎使们压力山大,祭出了有奖寻找线索的法宝:凡是提供沈氏下落有效线索的人,发财升官。

高力士干女儿冒充太后,皇帝不敢治罪,说句话让天下母亲流泪

人生的希望就寄托在寻找一个流浪老太太身上了!全民总动员,挖地三尺寻找沈氏,其实是找富贵。

洛阳有人提供线索:一个寡居的老太太,没有老伴,没有子女,而且能够详细叙述宫中细节,肯定就是皇太后了。

奉迎使无法确认真假,就把一个叫李真一的老女人推了出来。李真一是曾经跟随沈氏左右的女官,是验证真假太后的最权威专家。

李真一见到老太太,感觉她酷似皇太后。接下来,李真一设置了一系列问题,涉及沈氏生活细节和宫廷深度场景,老太太娓娓道来,有鼻子有眼。

高力士干女儿冒充太后,皇帝不敢治罪,说句话让天下母亲流泪

李真一激动了,喃喃自语:真是皇太后呢!

奉迎使问老太太:“你是不是太后?”

老太太一脸蒙圈:“我怎么是太后呢?”

奉迎使们相互看看,心事不言自明:这是最接近太后的一次,如果这次否定了,可能以后再也找不到这么像太后的人了,如果皇帝怪罪下来,可就不好玩了;如果把这个老太太认定为皇太后,那么大家就立下殊功一件,论功行赏都有份。

高力士干女儿冒充太后,皇帝不敢治罪,说句话让天下母亲流泪

于是 ,奉迎使们沉下脸,喝问老太太:“你不是太后谁是太后!”

大家不由老太太分说,强行把她接到洛阳上阳宫中,让她住下来。

德宗听了奉迎使的汇报,立即派出宫女到上阳宫侍奉老太太,供奉高档御物,完全按照太后待遇。

老太太一看,做太后原来是这么美的事情,就大大方方地把太后的角色认了下来。

老太太一承认自己是太后,奉迎使立即上表,宣告大功告成。德宗大喜,百官庆贺,宫内宫外,一派喜庆。

高力士干女儿冒充太后,皇帝不敢治罪,说句话让天下母亲流泪

可是,长安一条胡同里,一个老头却吓得要死。

老头来到官府,,说那老太太不是太后。

官员问:“不是太后是你老伴?”

老头说:“是我姐姐,亲姐姐!”

老头叫高承悦,他说姐姐是高力士的干女儿,他现在还和她走动。高老头担心事情败露后,祸及全家,就主动揭发姐姐。

高力士干女儿冒充太后,皇帝不敢治罪,说句话让天下母亲流泪

高力士剧照

唐德宗于是就让高力士的养孙樊景超,带着诏书去洛阳处理这件事。

老太太是养女,樊景超是养孙,二人是姑侄关系,十分熟识。樊景超一到上阳宫,就认出了老太太。

樊景超对老太太说:“姑姑啊,你是认为自己死得太慢,才冒充太后吗?”

老太太这几天吃得好住得好,有宫女,有侍从,有卫队,美滋滋地当太后,舍不得承认自己是冒牌,就支支吾吾不说话。

高力士干女儿冒充太后,皇帝不敢治罪,说句话让天下母亲流泪

高力士剧照

樊景超大喝一声:“有诏下来,高女冒充太后,下令立即押往京城问罪!”

老太太这时才感到害怕,她哆哆嗦嗦地说:“我为人强迫,原来不出自我的本意。”

樊景超用牛车把高氏拉出了上阳宫,送回到她自己的家,命人严加看管,而他自己回京复命。

可是,德宗却担心如果把高老头和相关人员法办,以后就没有人提供线索了,就对左右说:“朕宁受百欺,只为求得一真母。”

但是,唐德宗的苦心并未感动上苍,沈太后最终杳无音讯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哈好 » 高力士干女儿冒充太后,皇帝不敢治罪,

赞 (0)